《虹桥镇村宅志》虹桥镇概况

虹桥镇属闵行区。东邻徐汇区,南靠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西连七宝镇,北衔长宁区,为进入上海市区的西郊门户。2012年,全镇东西长约6公里,南北最宽近4公里,面积11.08平方公里,是闵行区面积最小的镇。虹桥镇人民政府设于吴中路1136号,距闵行区人民政府8.8公里,距虹桥交通枢纽9.8公里,距人民广场11公里,距浦东国际机场43.5公里。

虹桥镇交通便捷。东西走向的宜山路、吴中路、延安西路贯穿全镇,与南北走向的中环路(虹许路)、虹梅路、莲花路、合川路、金汇路、虹莘路在镇域内形成三横六纵道路网。境内有公交客运起讫站7座,主要线路有87路、548路、931路等23条。上海轨道交通9号线、10号线穿越全镇,有合川路站、龙柏新村站、紫藤路站3个站点。

虹桥地区系江南水乡,20世纪80年代以前河道纵横,水网密布,有村级河浜(河、浜、池、沟)513条(只),水面积2262.26亩,后均填没。2012年,流经全镇的河道有蒲汇塘、新泾港、野奴泾、高门泾、船浜港、邵高泾、唐家浜、诸家浜、东上澳塘、西上澳塘10条段,全长14.89公里。蒲汇塘、新泾港分别从西到东,由南往北注入黄浦江、吴淞江。有桥梁23座,总长0.6公里。

2012年,全镇有16.62万人,其中户籍人口7.02万人、来沪人员9.6万人。2012年,辖33个居委会。

虹桥镇经济发达。2012年,社会增加值71.5亿元,财政总收入36.5亿元。有工业企业188户,工业总产值51.88亿元。第三产业企业3252户,商业、餐饮业、服务业社会消费品零售额92.34亿元。

虹桥镇社会事业全面发展。2012年,有幼稚园1所、幼儿园20所、小学3所、中学4所、九年一贯制学校2所,另有专科学校、外国人学校各一。有公立医院4家、民办医院6家、私立诊所22家。

虹桥镇是上海重要的住宅区,至2012年建有139个居民住宅小区。

2004年,虹桥镇被国家环保总局评为“全国环境优美镇”。2007年,被世界卫生组织认证为“国际安全社区”。2011年,由中央文明委授予“全国文明镇”称号。

据史料记载,虹桥有一千多年历史。唐天宝十年(751),华亭县立,域内属华亭县之高昌乡。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上海县立,属之。清咸丰十年(1860),团练建局,设虹桥局。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以局为学区,有虹桥区。清宣统二年(1910),与新泾、江桥、诸翟三镇合并为蒲淞镇。民国元年(1912)改蒲淞市。民国16年(1927)后,先后隶属上海市蒲淞区、蒲淞镇、龙华区。1949年5月25日,虹桥地区解放。1950年6月设立虹桥乡人民政府。后先后隶属新泾区、西郊区、上海县、闵行区至今,“虹桥”为乡镇级行政区划名不变。

北宋咸平三年(1000),在蒲汇塘北、东上澳塘西敕建安国讲寺,寺基百余亩,寺宇十余进,香火鼎盛,与龙华寺、宁国寺遥遥相望,为江南名刹。地以桥名。明正德年间(1506—1521),蒲汇塘两岸、顾家弄(今虹梅路)两侧渐成集市,以跨松江府治至上海县重要水道蒲汇塘桥“虹桥”名。今见文献,“虹桥”首见《万历上海县志·图》(1586—1588年纂修),标跨蒲汇塘,又见诸此志的卷五乡镇诸桥目中,称在二十八保。《康熙上海县志一·镇市》(1683年纂修)载:“虹桥市在二十九保,在县西二十四里”。《上海县续志》(1913—1918年纂修)载有虹桥,记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里人顾孝清、顾镜清等筹资重建。桥之得名,当地传说,是桥跨蒲汇塘,夏日雨雾,立桥头常见彩虹贯空,气象万千,以虹名桥。

1950年6月,虹桥乡人民政府成立,辖11个行政村,含虹桥集镇和48个宅基。1956年6月,建虹星高级农业生产合作联社一至十一11个分社共58个生产队,含虹桥集镇和79个宅基。1959年8月,建虹桥人民公社,辖17个生产大队112个生产队,含虹桥、程家桥、小闸3个集镇和136个宅基。1966年经区划调整,辖16个生产大队121个生产队,含3个集镇和127个宅基。1984年9月、1986年2月,经两次区划调整,近一半地域划入长宁区和徐汇区,划出地域除村民户籍外,农副业生产、乡村企业和村行政管理仍由虹桥乡行使行政管理权。虹桥乡辖14个行政村104个村民小组,含虹桥集镇和69个宅基。1992年9月,域内虹四、西郊、虹三、长春、虹南、星联6个行政村41个村民小组成建制划入长宁、徐汇区。1994年3月,虹四、西郊村复归虹桥镇。虹桥镇辖10个行政村38个村民小组。至2010年10月,村民小组建制全部撤销。至2011年5月,行政村建制全部撤销。

虹桥地区行政区划,1951—2012年历13次变动,平均每五年一次。1951年“划乡建政”,虹桥乡面积5平方公里。1959年虹桥人民公社成立初,面积23.2平方公里。1966—1984年,稳定在23.1平方公里。1984年,划出土地面积最多,计9.4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40.7%,剩13.7平方公里。1984—1986年,划虹桥、虹南、星联、小闸村(大队)大片地域归徐汇区,建设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划虹四、虹五、虹六、红春、西郊村北部大片地域归长宁区,后成为古北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部分。其区划变动之频繁、涉及土地面积之多、发生影响之深远,在上海市郊乡镇少见,体现上海这个中国最大城市近郊地区迅速城市化的特征。

虹桥集镇,借上海重要河道蒲汇塘舟楫之利,近上海县城,自明、清时期便是周边地区农副产品集散地和民众日常生活用品、生产资料的供应地,商业繁荣,航运四通八达。清康熙至嘉庆年间称“虹桥市”。“虹桥”特指集镇区域,农村到集镇称“到虹桥去”,含繁华、上等之意。民国初年,集镇市面兴盛,蒲汇塘南、北岸有花米行、鱼行、地货行、竹器店、铁店、茶馆、点心店等32个行业、56多爿店。虹桥乡公所设于蒲汇塘北,虹溪国民学校在镇东北。1949年后,虹桥乡人民政府、虹桥供销合作社、虹桥镇居民委员会、第一幢农民新村均建于集镇。20世纪80年代初,镇区内有商店、饭店、学校、幼儿园、卫生院、影剧院和贸易市场,有户籍人口654户,2304人。此后至21世纪初,虹桥集镇历经20次原住民动迁、数次城镇改造,江南水乡集镇格局不复存在,代之以高楼。程家桥集镇、小闸集镇,地理位置重要,辐射周边数十个宅基,为数千名居(农)民提供商业和社会服务数百年。80年代中期,两个集镇分别划入长宁、徐汇。

 虹桥地区的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始终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密切相关。虹桥地区历史上长期以农耕经济为主,手工业为辅。明清时期,主种棉花,兼种少量粮食、蔬菜。至19世纪中叶,随着上海市区人口的增长,蔬菜需求量增大,蔬菜种植迅速扩大。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蔬菜上市量常年占上海市总上市量的十分之一,在1984年成为上海市“菜篮子”工程试点乡,是上海郊区闻名遐迩的“蔬菜之乡”。70年代起,根据中央“围绕农业办工业,办好工业支农业”的方针政策,公社、生产大队大办工业,以靠近市区之利,发展为城市大工业服务的加工型工业、仓储业。工业迅速增长,1975年产值首超农业,工业成为全公社支柱产业。70年代中期开始,畜牧业蓬勃发展,1980年产值首超种植业。1988年,虹桥乡被列为上海市首批副食品生产基地。1980年,在上海县内率先开发房地产。90年代,进入大规模开发期,商业随之兴盛,以房地产业和商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在2004年首超第二产业,占全镇增加值的50.7%。在第二、三产业发展的同时,农业、畜牧业用地不断被征用,至2006年,虹桥镇延续千年并为上海市民副食品供应作出重要贡献的农业退出历史舞台。

1985年,虹桥乡各业总产值突破亿元,成为上海县首个亿元乡。1993年,全乡增加值2.03亿元,第一、二、三产业分别占9.6%、75.3%和15.1%。2012年,虹桥镇增加值71.5亿元,其中,第二、三产业分别占29%和71%。第三产业在增加值中的比重,在闵行区各街镇中最高。随着增加值的迅速增长,财政收入不断提高。1992年1700万元,2012年达36.5亿元,增长214倍。

农业。虹桥地区种植蔬菜历史悠久,20世纪50年代初,蔬菜耕种面积约占耕地面积的50%。50—80年代,虹桥乡(公社)经历土地改革、农业生产合作化、人民公社、农业学大寨、联产承包责任制等,蔬菜种植集体化、计划性、规模化生产。蔬菜耕种面积常年保持在万亩以上,占耕地面积的70%—90%,产量、产值列上海市郊菜乡前茅,每个菜农种植的蔬菜可供140个上海市民食用,虹桥乡被称为“蔬菜之乡”。1982年起,虹桥人民公社耕地全部种植蔬菜,成为纯蔬菜种植区,常年种植面积1.68万亩,年上市量237万担,产值1178万元,在上海市郊27个种菜公社中唯一超过200万担上市量,产值居首。1987年,建虹桥园艺场,先后成功引种100多个国内外蔬菜品种,在上海市郊最早引入国外蔬菜品种,成为为涉外宾馆提供洋品种蔬菜的生产基地。20世纪60年代起,虹桥公社开始办集体畜牧业,饲养猪、羊、鸡、鸭、兔等,常年上市生猪、禽、鸡鸭蛋、牛奶。70年代中期大力发展畜牧业。1980年,畜牧业产值1043万元,占公社总产值25%,首超种植业。1986—1992年,全乡畜牧业达到历史顶峰,年猪、禽、蛋、奶上市量均列上海市郊各乡镇之首。1986年11月2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视察虹桥乡,专门调研虹桥乡农、副业生产情况,为虹桥乡题词“虹桥彩霞映长江”,肯定虹桥乡作为上海市“菜篮子”工程的排头兵、作为中国最大城市的农副产品重要生产基地的地位。随着90年代房地产大规模开发,虹桥乡耕地、畜牧业用地逐年被征用,至2001年,全镇无畜牧用地,2006年无耕地,农业结束。

工业。20世纪50年代初,虹桥地区有竹木、铁等为周围村民、居民服务的手工业。1956年农业生产高级合作社成立后,办小型工厂,为农业生产服务。1959年,随全市市郊大办地方工业,首批社办工厂虹桥农具修造厂、虹桥喷漆厂创办,至70年代初有6户社办企业。70年代起,公社、生产大队集体办厂蓬勃发展。1970年,创办首批大队企业新桥塑料厂、红春喷漆厂,至70年代末全公社16个生产大队均办有工业企业,工业产值迅速增长。1975年,全公社有社办、队办工业企业22户,工业总产值774万元,占全公社总产值40%,首次超过农业。1983年,工业产值3291万元,占比首超50%,达52%。1985年起,凭借区位优势,引入外资办工业,建上海县首家中外合资企业上海虹麻绣品厂,1989年,又建域内第一家村办中外合资企业上海盛丽针织有限公司,全乡外资企业迅速发展。1998年,虹桥镇工业企业422户,其中集体企业182户、外资企业165户、私营企业63户、联营企业12户。是年,镇工业产值27.15亿元,占全镇总产值86.4%,占比历史最高。90年代,受工业转型发展和房地产开发等诸多因素的影响,镇、村办集体工业受到冲击,经“关、停、并、转”,至2008年全镇集体工业结束,工业企业全部为外资、私营企业。21世纪初,淘汰占地广、耗能高、污染大的劳动密集型工业企业,工业向产业园区集中,向总部型、科技型发展。2012年,全镇有工业企业188户,规模以上111户,涉及塑料加工、橡胶制品、食品加工等行业。工业产值51.88亿元,占全镇总产值19.3%。

商业。20世纪80年代以前,商业主要集中在虹桥、程家桥、小闸3个集镇。1950年,3个集镇有商户187户,其中,虹桥集镇96户。1956年起,商业基本为虹桥供销合作社商业。集镇私营工商户改造,1956年有公私合营商店84户,行业22类,从业人员193人。1958年起,合作商店由供销社管理。1960年起,供销社在每个生产大队建农村下伸店。改革开放以后,地区商业由供销合作社、集体商业逐步发展为多种经济成分商业,商业网点遍布全乡。1987年,全乡销售收入3284.55万元,其中供销社占76.69%、集体商业占18.3%、个体商户占5.01%。

90年代,随着房地产大规模开发、外资企业的引进和人口大量导入,域内商业的蓬勃发展。商业网点从虹桥、程家桥、小闸3个集镇逐步向新建道路两侧和住宅区发展。至2012年,形成吴中路、虹梅路、古北路、金汇路、红松路、虹井路、黄桦路、虹泉路、环镇南路9条主要商业街,有金虹桥商务广场、乐虹坊精致生活广场、盛世莲花广场、古北亚繁国际广场等大型商城,有剪刀石头布、卜蜂莲花、好美家家居建材、苏宁电器等大卖场,有元一希尔顿、哈一顿、天禧嘉福、华纳等高档酒店,有老外街101、吴中路汽车销售一条街、虹泉路韩国街等上海市特色商业街,以及遍布全镇的社区商业。1992年,全乡商业网点70户,2012年1774户,增长24倍。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从0.59亿元增至92.34亿元,增长156倍。

房地产业。因紧靠上海市区,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上海市在虹桥地区布局工业区和城市居民居住区,征地建漕河泾电子工业区和田林新村。1980年,红金、小闸两个大队有559.6亩土地被上海市有关部门征用,建田林新村一期。虹桥人民公社成为上海市较早、上海县最早房地产开发地区,建房导入大批上海市区居民。同年,建域内第一个由政府投资的公房虹梅路2964弄。1987年,建域内第一个与外单位联建住宅小区虹梅路2759弄。1992年,建域内第一个外销房住宅区虹梅别墅。1993年,建域内第一个大型动迁小区上虹新村一至六街坊。1995年,建域内规模最大外销房名都城。1998—2005年,建域内规模最大商品房锦绣江南一至四期。至2012年,全镇有住宅小区139个,占地11449亩,总建筑面积750万平方米。名都城、锦绣江南、虹桥花苑等均为上海市知名住宅区。2000—2012年,全镇房产交易额573.11亿元。

集体资产。20世纪90年代,随着外资企业的进入和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原先附属于城市大工业的镇、村办加工型工业和仓储业面临发展危机。1999年,镇办企业虹桥自动化控制设备总厂率先调整结构,建房出租,发展“楼宇经济”。建造高6层、建筑面积8600平方米的灿虹大楼向外出租,年租金收入200多万元。2001年,虹五村集体经济组织上海虹欣实业公司以建筑面积14600平方米虹欣大厦出租,年租金收入450万元。全镇镇、村二级集体经济组织自此逐步从实业经营中退出,凭借地理位置优势,改建老厂房、仓储用房,建造中高层楼宇,发展租赁业。引进餐饮、金融、商贸等企业和机构,取得租金收益用于集体经济发展、民生、村民股金收入等。经过十余年发展,全镇集体经济成功转型为楼宇经济。至2012年,全镇集体经济组织建成楼宇300多幢,总建筑面积250万平方米,租金收入从2000年的2亿元增至2012年9.16亿元。

在集体经济不断发展、经济效益不断提高的同时,20世纪90年代起,虹桥镇在闵行区率先对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进行探索,实施村级集体经济增量型改革,建立村民增收长效机制,村民现金入股成为股东,每年从集体经济收益中获取红利。1993年7月,虹五村率先开展试点,成立村级集体经济组织股份合作制企业上海虹欣实业公司。至1996年12月,其余9个村级实业公司先后完成增量型改制,全镇共有股东9135人,入股总股金2.41亿元,年终参加分红。

2000年起,虹桥镇实施以明晰产权归属,依法处置村集体资产,完善村级股份合作制,发展区域经济,促进社会稳定为原则的撤制村集体资产处置及完善股份合作制改革。是年,虹五村再次率先实施撤村改制,首次按村民农龄、股权形式分解到每个有农龄的村民。为解决部分村民股份兑现的要求,首次设置干部风险股、职工岗位股,还规定在自愿的前提下股东之间可以出让和受让股权。至2004年,先锋村、红春村也先后完成撤村改制。随着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效益不断增长,3个改制村退股或出让股权的村民感到吃亏,要求重新入股。虹桥镇党委、政府认为一切改革是要让全体有农龄的村民及其子孙公平共享集体经济发展的成果,2011年起实施以“公平、共享”为核心原则的深化和完善村级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2011—2013年,西郊村、虹二村、虹四村及先锋实业公司、红春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完成或完善改制。2012年,10个村级公司净资产23.49亿元,总股金7.92亿元,股东14667人,发放个人股红利总额5071万元,年人均红利3457元。至2015年底,其余5个村也完善或完成改制。

2011年起,虹桥镇制定镇级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方案。2012年,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到虹桥镇调研,提出“虹桥镇的产权制度改革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2013年,以“产权到村、福利到人”为基本原则的改制方案最终确立。是年,虹桥镇在上海市率先实施镇级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明晰产权,建立长效增收机制,建立自主管理的集体资产管理机制,让虹桥镇所有股东(有农龄的村民及其子孙)长期、稳定、公平地享有镇级集体资产发展的收益。是年12月25日,由10个村级公司投资的上海闵行区虹桥镇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成立,自此全镇所有有农龄的退休村民,每年可获得镇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的红利。

  虹桥镇是上海市闵行区城市化进程最快的街镇之一。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虹桥路辟建,道路两旁别墅群建设,虹桥地区出现城市化萌芽。20世纪50年代,漕河泾电子工业区建设,90年代发展为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同时田林新村建设,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移建域内。此后,虹桥乡土地征用,宅基动迁,农业消失,至21世纪第一个十年,全镇基本实现城市化。

农业结束。20世纪60—70年代,虹桥人民公社有耕地约2万亩。80—90年代,因区划调整、土地征用,虹桥乡(镇)耕地锐减,至1996年仅剩345亩。至2006年,全镇无耕地,农业生产结束。

1984年,虹桥乡农村劳动力16473个,其中从事农牧副业8625个,占劳动力总数的52.36%;工业6205个,占37.67%;其他1643个,占9.97%。1994年,总劳动力8293个,其中从事农牧副业1048个,占12.64%;工业5788个,占69.79%;其他1457个,占17.57%。2006年,总劳动力5629个,其中从事工业2001个,占35.55%;其他3628个,占64.45%。2010年,村民小组全部撤销,村民户籍全部转为非农户口,无农村劳动力。

农村消失。1966年,虹桥人民公社有3个集镇126个自然村(宅基)。1980年,全公社(乡、镇)开始动迁村民主要居住地宅基,宅基逐步消失。是年,为建田林新村一期,小闸生产大队杨家宅宅基率先动迁,宅基消失,村民住房安置于田林新村十一村。经80年代区划调整及90年代大规模房产开发,至2000年境内宅基剩39个,占1966年宅基总量的31.2%。至2012年底,尚存6个,占4.8%。1980年,全公社(乡、镇)开始撤销生产大队(行政村)。是年,红金生产大队在公社内第一个撤销建制,至2011年5月全镇行政村全部撤销。1980年,全公社(乡、镇)开始撤销生产队(村民小组)。是年7月,红金生产大队许家塘、七房史家宅,小闸生产大队杨家宅3个生产队撤销。至2010年10月,虹桥镇村民小组(生产队)全部撤销。至2012年,90%以上的虹桥原住民或迁入动迁房或购买商品房居住,人均住房面积高于市区居民,居住条件得到改善,生活习惯、行为方式向城市居民转变。

人口构成。20世纪80年代虹桥地区成为人口导入地区。上海市区居民、境外人士、流动人口迁入,以原住民为主的虹桥地区人口构成发生变化。户籍人口增加、外来流动人口增加。1984年,全乡有户籍人口5803户、20864人。2012年,全镇有30013户、70218人。 1985年,外来流动人口0.3万人,2012年增至6.1万人。以农业人口为主的原住民户籍发生变化,1980年,全公社人口75.63%为农业人口,2012年全部为非农业人口。

城市基础设施。2012年,全镇道路四通八达,东西向主要有吴中路、红松路、环镇南路、虹泉路、宜山路,南北向主要有古北路、中环路(虹许路)、虹梅路、莲花路、万源路、合川路、金汇路、虹井路、虹莘路,域内道路总长45公里。23条公交客运路线、2条轨道交通线均在区域内经过设站。2006年起,全镇住宅小区用气改用天然气,至2012年达58079户。2007—2011年,实施全镇老小区综合改造工程,完成54个小区的两次供水改造、21个小区的雨污水分流改造、27个小区的“平改坡”综合改造、44个小区的电子围栏安装工程、23个小区的防盗门安装工程。全镇雨污水排放纳入上海城市排污总管。2012年,全镇绿化面积6302.55亩,人均达到12.3平方米。虹桥镇成为现代城市功能集聚的新型城镇。

农民收入。一是集体经济分配村民收入、薪金逐年提高。1984年,虹桥乡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劳均收入1221元,人均收入777元,1994年分别增至7762元、6199元,2012年达到37633元、29604元。二是享有各类保险。2012年,全镇居民享有养老、医疗保险。2008年起,增发征地养老人员和退休农民“建设和谐虹桥贡献奖”。2012年,全镇征地养老人员2487人,每人每月养老金1338元。三是福利扩大。2007年起,镇、村二级集体经济组织每年提取收入的3%—10%作为民生基金,用于老年农民过节费、生辰礼、体检、旅行等福利,大病、贫困人员救助金,教育及就业补助等。2012年,全镇民生基金支出6000余万元。四是股东收益有保障。20世纪90年代开始,全镇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入股股东每年获取集体经济组织红利。2000年起,首次按农龄明晰产权到有农龄的村民。2011年起进一步公平分配,使全镇所有有农龄人员及其子孙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2013年起,镇级集体经济组织每年收益也惠及有农龄的退休人员。五是村民有稳定的房屋租金收入。全镇动迁村民的安置房,除村民自己居住外,大多数有1—2套房用于出租。未动迁村民则在宅基里出租房屋,取得租金收入。2012年,全镇原住民房屋年租金收入超2.5亿元。   虹桥地区人文历史积淀深厚。

“虹桥”地名。今上海市内带有“虹桥”二字的路名、交通设施名、开发区名、建筑物名等均本源于虹桥集镇。明弘治《上海志》载,上海县有4处地方称为“虹桥”。清末,虹桥集镇成为上海重要地标名,而其他3处“虹桥”消失。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前,公共租界工部局拟于上海西郊越界穿越虹桥集镇建一公路,命名虹桥公路。地方士绅与英法商人疏通关节,几经周折,促使公路走向北移至今路界。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路筑成,仍名虹桥路。此后,周边重要设施均好以“虹桥”名。有虹桥机场(1921年建设)、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1983年建设)、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2006年建设)等。近更有地区以“大虹桥地区”称。

安国讲寺。明清两代《上海县志》及《法华镇志》均载,北宋咸平三年(1000),敕建安国讲寺于蒲汇塘北、东上澳塘西,寺基百余亩,寺宇十余进,为江南名刹。寺址位于今张家宅小区。南与龙华寺、宁国寺相望。明洪武年间(1368—1398),名僧绍宗法师,奉使庐山回安国寺,称旨赐紫衣袈裟、手珠、宝炉等,并建藏衣阁、讲经台。洪武三十年(1397)绍宗殁,御赐祭文,遣使谕祭。明清两代,经地方士绅多次募款修葺,至清道光年间有观音殿、双树楼、复原堂、芥舟山房、绍宗石塔等胜迹。后多历劫难。咸丰十年(1860)秋,寺遭太平军战火,仅剩大殿及厢房十余间。民国26年(1937)秋,继遭日军焚烧。终于20世纪50年代全部拆除,唯寺钟今藏上海博物馆。

虹桥顾家,新桥王家。虹桥地区有几大家族,对地区产生重要影响。沿蒲汇塘由东往西,有顾家和王家,其兴衰可称上海地区本土大家族的缩影。虹桥顾家以经商起家。子孙或继承祖业或自行创业,在地方参政议政、修桥铺路、开办学堂,为民办事,均有口碑。新桥王家是上海西郊不多见的大家族,传筑有十埭九庭心巨屋。以“富不丢书”为家训,建祠堂,办家塾,人才辈出,至今逾600年。明有人为太医院院使。清咸丰年间,上海组织地方团练抵御太平军,族人王鼎琳为虹桥局总办,其子萃元撰《星周纪事》一书,为上海仅见的亲历者记太平军上海战事的著作,有极高的史料价值。抗战爆发后一年,有后人赴延安投身抗日。

革命传统。民国27年(1938),虹桥地区就有中共地下党活动。是年夏,陈家宅(今属虹桥镇虹二村)建立党小组,开展群众工作。抗战胜利后,组织青年到解放区学习,领导当地群众开展反对当局强征军警米、抵制抽壮丁、阻止抓夫等对敌斗争活动。民国36年(1947),在周沈巷(今属徐汇区)、虹桥镇(集镇)办九十六民校、七十五民校,开展地下党工作。民国37年(1948)夏,建立中共虹桥总支部,下设3个地方支部和1个策反支部,有党员61人。同年秋,中共虹桥总支部收集国民党军队在虹桥地区组织、布防等情报,绘制碉堡、壕沟、道路、河浜、村庄等简图,供给解放军作战部队。虹桥地区还有一批青年志士早年投身革命。新桥王家有人于民国27年(1938)奔赴延安加入八路军。民国31年(1942),周沈巷地下党员到安徽芜湖参加新四军,动员3批同宅青年到解放区参加革命。民国34年(1945),虹桥集镇、东周家宅有志青年分赴皖北、苏北参加新四军。

上海“菜乡”。虹桥蔬菜生产历史悠久,是上海知名菜乡。蔬菜品种丰富。民国时期有80多种。20世纪50年代,又引进和培育上海市民喜爱的新品种,至1956年品种多达124种,以青菜、萝卜等大宗品种居多。后虹桥菜农挖掘、培育一批有数十年至百年栽培历史、濒临绝迹的青豇豆籽、红菜觅、黑叶小平头(甘蓝)等特色品种。80年代,全乡蔬菜品种近200种,番茄、茄子、辣椒、黄瓜、冬瓜、青菜、甘蓝、花菜、马铃薯、荠菜、芹菜、豇豆、毛豆、莴苣等30余个品种为当家品种。板叶荠菜、黄狼南瓜、矮萁青菜、黄心芹等十多个虹桥地区特有品种,以吃口好、营养价值高,深受市民欢迎。涌现出顾步生、丁文歧、殷文忠、余仲康、徐永清、陈许良、陈培华等一代又一代经验丰富的虹桥菜农。21世纪初,虹桥农业结束后,有一批杰出的虹桥菜农仍在新兴科技农场和高等院校科研基地,从事蔬菜研究、指导和教育工作,传承虹桥种菜技术,发扬虹桥菜农精神。

城郊特色文化体育活动。虹桥地区民间传统文体活动兴盛。清末民初,丝竹乐盛行。清宣统二年(1910),周沈巷、褚家湾菜农建同乐国乐社,传三代。民国29年(1940),虹桥集镇商界建虹桥国乐社。至1949年前后,诸家宅、陈家宅、陈家行、马更浪、朱家木桥、石家巷、井亭、新桥、徐长桥、八字桥、小闸等地皆有国乐社,自娱自乐外,经常为灯会、庙会及喜庆迎亲等节庆助兴。1989年重建虹桥国乐社,多次参加国内外江南丝竹演奏比赛和各类音乐文化活动,享有盛誉。2011年,参与闵行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江南丝竹”曲目录制。60年代起,开展群众表演唱活动。1965年,虹二大队(今虹桥镇虹二村)结合菜农劳作实际,创作女声表演唱《种菜想着吃菜人》,在上海市群众文艺界引起轰动。80—90年代,又创作表演《村头水泥路》《当好城市后勤兵》《菜农心意连四方》《大潮中的小浪花》《九十年代话新鲜》等表演唱。

20世纪60—80年代,虹桥地区家家有自行车,人人善骑,以车代步。菜农更以车作为主要运输工具,拖挂装菜的拖车每日送菜到市区,风雨无阻,涌现一批自行车运动爱好者。1961—1985年,向上海市自行车队输送11名运动员,有两人达健将级运动员等级,后分别成为上海自行车队女队队长、上海场地自行车队教练。

上海农村对外展示窗口、境外在沪人员聚居地。20世纪50至80年代,虹桥乡(公社)农副业生产一直走在上海市县各乡(公社)前列,农民生活富裕,富有上海城郊农村特色,成为上海郊区对外展示的重要窗口单位,每年接待大批外国客人参观访问。1956年12月—1957年1月,美国记者埃德蒙·史蒂文斯和摄影记者菲利浦·哈林顿冲破美国国务院禁令到华,采访虹桥乡虹星高级农业生产合作联社一分社。此后,每年都有外宾到虹桥乡(公社)参观访问。重要的有1984年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三千日本青年访华代表团、挪威首相科勒·维洛克参观访问。

20世纪初,虹桥路辟建后,外国人沿路建大批别墅居住,成为上海高档外侨居住区。1985年7月,虹桥乡引入日资建虹桥高级别墅117幢,专供外国领事馆和商团长期赁居。至2012年有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境外人士逾万人次居住。1995年起,虹桥镇先后建虹梅别墅、名都城、君怡公寓等外销房,建筑面积30多万平方米,始有外国人购房在虹桥镇居住。至2012年,全镇境外人士人口达1.85万,占全镇人口11%,全镇80%居住小区有境外人员居住,以我国台湾地区及日本、韩国为最多。21世纪初,建成虹梅休闲街、虹泉路韩国街,为域内境外人士提供餐饮、购物、娱乐、教育培训等商业和生活服务。虹桥镇连续多年举办中外家庭中秋赏月游园会、中外艺术文化交流演出、中外美食节、老外街啤酒节,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居于虹桥镇的境外人士和本地居民和睦相处,多元文化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