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始于爱乡,知乡始于读志”《虹桥镇村宅志》首发

9月11日下午2:00时,闵行区虹桥镇人民政府在镇文体中心举办《虹桥镇村宅志》首发式,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洪民荣,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区县处处长黄文雷,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研究室主任唐长国,闵行区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王观宝,区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朱雷萍,《虹桥镇村宅志》总纂、闵行区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王孝俭,虹桥镇党委书记卢国庆,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范丽春,镇人大主席吴志华及镇三套班子领导,参与编撰工作的工作人员齐聚一堂,共同见证志书问世。

据悉,这是1949年以来虹桥镇第一次正式出版发行地方志,是虹桥镇的一大文化盛事。首印8000套,将发给虹桥镇本地村民每户一套。

首发式上,首先播放了《爱国始于爱乡,知乡始于读志——<虹桥镇村宅志>编纂工作纪实》短片,简要地向在场人员介绍了虹桥历史,《虹桥镇村宅志》编纂意义和编纂过程。接着,虹桥镇党委书记卢国庆向首发式致辞。他谈到,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原虹桥地区100多个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宅基正在消失。自1981年第一个宅基动迁,到2017年最后两个宅基动迁,虹桥本地人最早的家园面貌一去不复返。为了抢救性地挖掘和记述这些正在消失的宅基和宅基里的人、事、物,2014年,虹桥镇决定编修《虹桥镇村宅志》,让她承载虹桥人的集体记忆,留下最后的“乡愁”。

虹桥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范丽春随后介绍了5年修志工作情况。她介绍道,自启动编撰村宅志以来,虹桥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从组织领导、人员配备、机制夯实、经费保障等各方面给予支持,确保修志工作有序、有效推进。精挑细选,确保编撰力量的权威性;风雨兼程,确保编撰方法的高效性;迎难而上,确保编撰框架的合理性;深耕细作,确保编撰资料的存史性。

随后,虹桥镇人大主席吴志华向10个村公司及划出虹桥镇的6个村级单位领导赠书。

地方志编撰是一项工作量浩大的系统文化工程。在编撰过程中,《虹桥镇村宅志》得到了虹桥镇方方面面人员以及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参与,特别是得到了周建邦、周文安、沈定国等虹桥镇老领导及各村撰稿员的大力支持和亲身参与。为感谢他们的付出,现场对总纂王孝俭、顾问组老领导、各村撰稿员分别进行了表彰。

闵行区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王观宝在讲话中指出,《虹桥镇村宅志》是一部记述虹桥村宅发展衍变的“乡愁读物”,记述了一个中国最大城市的近郊农村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深度城市化的历史发展轨迹,不仅为当地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同时也为研究中国农村发展、上海城市发展提供了有价值的基础资料。“修志问道,以启未来”。对于接下来虹桥镇的地方志工作,王观宝要求栉风沐雨,砥砺前行,继续推进《虹桥镇志》编撰工作;探索方法,总结经验,促进形成修志良好氛围;读志用志,传播价值,充分发挥地方志的资政教化作用。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洪民荣在最后讲话中表示,《虹桥镇村宅志》资料翔实,结构科学,志在创新,尤其是其众手成志的过程,不仅让村民在参与撰稿中重拾了记忆、留住了乡愁,也让志稿中丰富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史料读起来倍感亲切、真实。感谢虹桥镇为上海留下了一部高质量的志书,希望虹桥镇方面能再接再厉,继续编纂好《虹桥镇志》,开发利用好来之不易的修志成果,借助信息化手段建立地情资料库,为上海国际大都市留下宝贵的历史记忆。

 

 

附:《虹桥镇村宅志》编撰过程

 

地方志编撰是一项工作量浩大的系统文化工程,自2012年《虹桥镇志》启动编撰以来,虹桥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从组织领导、人员配备、机制夯实、经费保障等各方面给予支持,确保修志工作有序、有效推进。《虹桥镇村宅志》从2014年7月全面启动,经过组织发动、收集资料、编撰修改、全志通纂、送审验收、校对付印等阶段,历时5年出版问世。

一、精挑细选,确保编撰力量的权威性

一是设立镇志办。任命一位在职的专职负责人,聘请多名撰稿员,他们大多是虹桥本地人,退休前是虹桥镇机关、企事业单位的“老法师”,既熟悉虹桥,也熟悉各自工作过的领域,人头熟,作风踏实,能吃苦耐劳,有一定文字水平。镇志办负责组织、协调编撰工作,各位撰稿员分工负责志稿编写。二是设立顾问组。聘请十几位长期在虹桥镇领导岗位任职的老领导,他们中有的从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时期就已经在本地当干部,熟悉虹桥历史和地情,由他们为志书提供全局性资料,并负责审稿。三是确立总纂。聘请闵行区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负责主编《上海县志》《七宝镇志》《上海通志》等地方志著作,具有40年地方志编纂经验的王孝俭老师,为志书设计纲目,指导编撰,并总纂志稿。四是建立工作网络。在镇10个村成立由分管领导负责和撰稿员组成的编撰小组。划出镇的4个村和撤销建制的两个生产大队也落实撰稿员。这49位撰稿员大多已退休,平均年龄65岁,退休前大多是村干部,虽然从来没有接触过地方志,但是他们的年龄和工作经历承上启下,熟悉村里的一草一木,是写村宅志的最佳人选。五是设立专家组。在志稿送审阶段,我们有幸得到了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闵行区地方志办公室的各位领导及多名专家的大力支持,对《虹桥镇村宅志》开展审稿验收,为志稿体例和行文规范把关。

二、风雨兼程,确保编撰方法的高效性

《虹桥镇村宅志》五易其稿,编撰的主要方式,是在王孝俭老师的指导下,由镇志办确定篇目和要点,向各村布置编撰任务,各村写稿,经镇志办修改,提出意见,再回到村,由村再补充资料,反复来回,直到镇志办认可。对于难以收集和统一的共同性资料、重点难点资料,由镇志办收集整理。

2014年8月,镇政府召开《村宅志》动员会后,各村按照纲目编写本村志稿。2015年8月,完成第一稿共86万字。2016年3月、2017年6月,镇政府先后两次召开推进会,镇志办和各村编撰小组不断增补有价值的资料,先后完成第二稿95万字和第三稿120万字。经王孝俭老师总纂志稿,调整纲目,查遗补缺,2018年春节前完成第四稿共150万字,3月送顾问组和专家组开展审稿。4月,镇政府举办志稿评议会。根据评议意见,6月底,镇志办改出第五稿交出版社。2018年9月至2019年4月,镇志办四校样稿,5月付印,7月出版。

三、迎难而上,确保编撰框架的合理性

因虹桥地理位置特殊,从1950年至今,虹桥地区经历13次区划调整,地域变动频繁。为了保证虹桥地域记述的连续性,也为了说清虹桥镇是在怎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村宅志》的记述范围为虹桥人民公社时期的地域范围,即下辖16个生产大队,122个生产队,含3个集镇和128个宅基。但同时,确定这样的修志范围给修志工作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两个生产大队已经撤销建制,4个行政村已经划出虹桥镇范围。收集和编写这些单位的历史资料谈何容易?所幸,通过努力,这些单位的老领导、现任领导、老同志向我们伸出援手,多年来和镇志办一起想方设法,写出了质量较高的稿件,使资料完整,经得起历史检验。

《村宅志》在结构上分上、下两编。上编,记行政村和村民小组。下编,记集镇和宅基。行政村和村民小组,是中国农村最基层的行政性自治单位。宅基和集镇则是农村原始面貌,原住民聚居地。以这4种社会基本形态为载体,通过记述自然、行政、经济、民生、人文等方面的几十个要素来还原虹桥地区历史面貌。

四、深耕细作,确保编撰资料的存史性

一是大量运用数据和表格。《村宅志》共用18类、1200多张表格、数十万个数据,对虹桥地区在半个世纪里经历的自然风貌变化、土地改革、农副业生产、工业发展、集体经济发展、村队负责人、房屋及动迁等情况进行统计,使史料有更清晰的经纬,更厚重的存史价值。

二是记好集镇和宅基。《村宅志》记述128个宅基里的人、事、物,再现虹桥本地风物民俗。每个宅基后附两张图,50和80年代宅基示意图各一张;附3张表,50年代土改情况表、80年代人口房屋表以及宅基动迁情况表。每一户虹桥原住民从中至少可以知道1949年至今自家的变迁。集镇缺档案资料,大多靠采访、座谈取得第一手资料,《村宅志》记述虹桥、程家桥、小闸3个集镇,侧重其兴衰、商业发展、在镇机构、人物等,篇幅大,资料翔实。

三是绘制地图、示意图、风俗图。志书记述的事物、事件都是过去的,如果光用文字不用图,不易说清。《村宅志》设计6套共282幅地图、示意图和风俗图。特别是65幅风俗图,既有场面恢弘的安国寺、虹桥集镇、新桥王家,也有接地气的绞圈房、枝杨圈、石臼舂粉等,再现本地历史场景和风土人情。

四是记述家族。记载家族史,是新编地方志的一项缺门,即使是以地近人亲为特色的小志,也基本无此记载。主要原因是对重要家族对地方的贡献不够重视,同时资料难得也是重要原因。在虹桥地区,虹桥集镇顾家、丁家、沈家,新桥王家,都对地方有贡献,世谱流传有序,后人事业有成。镇志办用数年时间调研4个家族的历史,勾划虹桥地区人文脉络,积淀志书的人文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