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志知乡

更多>>

总纂视野

更多>>

《虹桥镇村宅志》序

“虹桥”是个好名字,在上海西郊绵及闵行、长宁、嘉定、青浦、松江五区相交的一二百平方公里范围里,到处可见以之命名的地名、机构与城市设施,甚至林林总总的店铺、办事点。大的,与上海整个城市密切相关的,就有虹桥路、虹桥国际机场、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虹桥综合交通枢纽、虹桥商务区。虹桥综合交通枢纽,还有上海虹桥火车站、上海虹桥长途汽车站。更大的还有指意不甚明了的“大虹桥”“西虹桥”。确实,这些响当当的机构和设施和浦东新区的许多机构和设施,组成了上海新的两极,以“虹桥”名之,是最合适不过的。中国人是喜欢究根问底的,“虹桥”这个名字现在被用得如此宽泛,要追根溯源,那他出于何处呢?这个名字,就发端于虹桥镇。这不是人们的口头传说,而是有文献可稽的。它出现在明代万历年间,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据说,当时上海还有4个叫虹桥的地方,包括一个在今上海老城厢的。后来名字都消失了,而我们的“虹桥”,历500年,还能发扬光大,真不容易。其功首推在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修筑的路及之后20世纪20年代建设的机场,它们都取名于虹桥镇,把“虹桥”的名字推向了上海,更推向了全国和世界。其次是我们村民为上海市民做出的贡献,每日向城市提供“虹桥”的蔬菜和其他副食品。现在“虹桥”的名字永远被镌刻在各种“高、大、上”的地标上。好东西可共享,但不能数典忘祖,其发明者,其初创者,其源头者,应一是一,二是二,不能含糊。如果我们以虹桥路的辟筑,作为虹桥地区城市化的起步,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终于基本实现城市化,虹桥地区的城市化已走过了100多个年头。昔日的菜田和村落,都变成了宽广的道路和入云的高楼。农民早已放下铁鎝锄头,走进了工厂和写字楼,住进了公寓。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真要细数虹桥地区的城市化,还只是近60年的事,其间可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20世纪50年代的中期,随着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实施,上海工业也开始了新的布局,在虹桥地区建成了上海三大工业基地之一的漕河泾仪表工业区。第二阶段,则是起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改革开放大潮。两波城市化的过程和结果,完全不一样。第一阶段,范围小,只局限于虹桥地区东南部的3个生产大队范围,涉及20多个宅基。这次城市化,并未动摇地区的农业社会基础,被征地农民和在仪表区工厂上班的工人,完全是两张皮。耕地虽被征用了一部分,但是农民的生活未变,他们的住房易地而建,还是三开间、五开间,还是终年劳作于田间。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城市化,以前所未有的气势,开始了真正城市化的进程。100多个宅基、3个集镇全部消失,16个行政村(生产大队)、100多个村民小组(生产队)全部撤销,用乡下人的话来说,是连根拔,整个虹桥镇的旧貌不复存在。城市化是全球性的问题,也是我们国家当下正在全力推进的好事。不过,我们中国人有浓厚的乡土情结,对故里,不管是在城市化过程中消失的集镇和宅基,还是撤销的行政村和村民小组,仍会时时萦绕在我们的脑间,留在我们的话题中。每被问到或讲到是哪地方人,一定还是会用××宅基、××村民小组来自我介绍。确实,千百年来流淌下来的祖宗血脉,怎能说断就断。那些老宅、老树、浜头,是无法从我们记忆中消失的。那些太阳头下种菜、太阳落山快“亨卖头”,年终分红点钞票的情景,是永远忘不了的。而20世纪90年代出生的年青人及后来的孩童,已浑然不清楚他们的父母亲、他们的祖父母的出生和生活、劳作的地方。他们中的许多人,还以为虹桥本来就是高楼林立,道路宽广,商店众多的地方。他们更不会知道,这里原是江南水乡,有无数的河浜,岸柳飘拂。农家乌瓦白墙,被枝杨圈围绕着,屋前房后是翠绿的竹园和爬藤的丝瓜、扁豆,日落西山就有炊烟。宅基外田亩连片,种着青菜萝卜番茄。村宅旁、河浜边,养着猪羊和鸡鸭。要不了一二十年,这些往景,将被彻底遗忘。历史有时是非常无情的。虹桥村宅的变迁,实际是中国城市市郊,尤其是中国最大城市近郊农村变迁的缩影,含有极为丰富的信息量。它见证了1949年以来,中国农村所经历的,尤其是上海近郊农村在改革开放中最终成为城区的路程。为此,镇党委、镇政府决定组织力量,在编修《虹桥镇志》的同时,编纂《虹桥镇村宅志》,把虹桥村宅集镇的过去,用文字凝固下来。据说,这部《虹桥镇村宅志》和《马桥镇村宅志》一样,这类方志在上海还是首次编纂,这是十分有意义的事。在这部志书中我们可以找到我们的先人是从哪里来的,宅基是什么朝代里形成的,又怎么变过来的。过去宅基里有多少口人,姓什么的,动迁时有多少人,大姓是什么,动迁到哪里去了。宅基里有几个竹园,几个枝杨圈,几只浜头,几座桥,几棵老树,几口井,发生过哪些大事,出了哪些了不起的人。老代里我们家的门牌号头在宅基里是几号,有几口人,有几亩地,有几间房,祖父叫什么。还有虹桥、程家桥、小闸3个集镇,什么时候形成的,有几条街,各个时代有哪些店铺,有哪些引人嘴馋的好点心。村民小组的前身是什么,田里种的是蔬菜还是水稻三麦棉花油菜。每一年集体收入是多少,每家农户每年能分到多少钱。养了多少头猪,多少只鸡鸭。什么时候办起了小工厂,什么时候又办了仓储业。什么时候没有了村民小组。哪些人担任老队长,村民小组撤销后集体资产有多少,每个农龄能分到多少钱。大概没人会想到,60年代那时的收入是多少可怜,一个劳动力辛辛苦苦做足一年,也只有一二百元钱的收入,摊到每个农业人口身上,更是只有几十元。行政村是从生产大队变过来的,生产大队又是从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变过来的,我们的行政村又是怎样的呢。行政村有多少个村民小组,村内有多少村民。行政村历年的产业结构呈现了什么样的面貌。办了什么企业,村集体经济硕果仅存的村实业公司和村集体经济合作社是怎么建立的。老支书、老大队长、村委会老主任是哪些人。举凡宅基、集镇、行政村、村民小组,这四种社会形态的方方面面,在这部村宅志里都有记载,这部村宅志可称得上是虹桥镇的一本辞典,一本万宝全书。这部志书,对农村有兴趣的同志,也是十分难得的反映中国最大城市近郊农村变革的资料书。我们要感谢所有为编纂这部志书出过力的人,包括宅基里的,村里的,镇上的,在外地的虹桥人,还有许多热心人,特别是镇志办的全体同志。是他们的辛勤工作和对家乡的热爱,给虹桥留下了这份宝贵的财富。我在虹桥镇已经工作了好几年,我非常热爱虹桥。志书中记载的内容,对我来说大部分是陌生的,但又是亲切的。也有不少地方,我是参与者,我非常有幸参与了虹桥的大变革。我相信,虹桥的村民看了这部志书,会对虹桥的过去,感到了不起,对自己参与了家乡的建设无比自豪,也一定会更加热爱自己的家乡,更为做一个虹桥人自傲。中共闵行区虹桥镇党委书记 卢国庆二○一八年六月三十日

图海钩沉

更多>>